白不清多纳圈

咸鱼一隻。主角右向。人懶。卡黃小能手#我其實是個文藝寫手

凹凸游戏欢迎你。02

#噢我会尽量在十章内结束一个游戏…
#人物可能会ooc
#欢迎捉虫提建议ww
#依旧短小。

一出门便对上了一只丧尸。

皮肤灰白的怪物脸上挂着腐肉,为数不多的头发惨兮兮的被血水打湿黏在烂肉上,浑浊的两只眼珠子朝着不同的方向。它注意到了金,停顿几秒便迈开步子晃悠悠超金走来。

太慢了吧。

金诧异的望着龟速前行的丧尸,抽起球棍准确地照着丧尸脆弱的脖子上来了一击,力道大得他虎口发疼。

丧尸重重摔在墙上,头部似乎不能与身体牢固相连摇摇欲坠。金再次扬起球棍狠狠捅烂了丧尸的大脑。

这下算是死透了。

金略微喘气,腐肉炸开散发的味道真不好受。他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细密的汗滴爬上额头,金突然后悔当初没有参加田径队。论爆发力和速度他还行,关键就是体力不好。

直觉让金偏头,险险躲过丧尸的一爪子,球棍朝墙壁一顶稳住重心借力向前一踹。
稳当踏在丧尸脑门上,金端起球棍打飞了面前丧尸。
腐肉被球棍打散甩了金一脸,恶臭冲鼻简直快要臭哭了。

越来越多的丧尸被声音吸引朝金所在位置聚集。虽然行动力缓慢,可数量一旦增多就不好对付了。

金小心避开丧尸尖锐的指甲,再将球棍用力捅入丧尸大脑。虽然杀了很多,但丧尸的数量只增不减。

只能死一次了吗。

金舔舔嘴唇,唾沫濡湿干裂的嘴唇让他尝到一丝铁锈味,喉咙发干让他不由自主想咳嗽。挥棍动作因体力不支渐渐慢下来。

金机械般重复着挥棍动作向后退,背部抵上冰凉铁门带给大脑发热的他一丝冷静。

死亡后复活间隔十分钟。
在这十分钟时间内丧尸应该散了。

所以自己要尽快脱离宿舍楼…不对,应该趁天亮行动。天亮后宿舍楼里丧尸数量会减少…它们会在阳光下聚集。
所以他应该找个黑暗的地方躲起来。

打定主意后金决定不予反抗,他闭上眼安静等待死亡。

但似乎剧情没如他愿。
背后金属铁门猛然打开,一双手将金拉入门内并死死捂住金的嘴。金下意识要反抗,挣扎之间却被那人搂的更紧。口鼻被捂住很难呼吸新鲜空气,酸软没有多大力气剩余的四肢根本无法将人推开。

就在金以为他会窒息而死时,那人终于松了手。门外也没有了丧尸的声音。

金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染上血污的金发略微凌乱。帽子在被拉进来是掉在了门外,现在他也无暇顾及。

“你…是谁?”
金说出这句话时有些吃力,声音沙哑得不像是自己的。

他扬起头打量这个人,除了一头银发外看不清任何东西。

…完美和黑夜融在一起的人…。

“你的队友。”
那人说完这句话后便没了下句,沉闷的坐在那似块木头。

“哦哦哦我的队友!!”
金有些激动,声音过大了些。看见那人的手掌微动似乎又要来捂自己嘴巴,金消了音。

金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刚才捂得缺氧脸色微微泛红,眼珠湿漉漉的像是某种动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丝毫没被刚才的困境所影响。

“你是新人吗?你的能力是什么?你见过其它队友吗?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金压低嗓子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天知道看见个活人他有多高兴。
只是新队员似乎并不愿理他。
金悻悻摸了把鼻子退回原位,他意识到自己凑得太近了。

“银爵。”

“啥?”那人突然出声,金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名字。”

“哦哦哦!”金差点维持不住悄悄话模式。他乐呵呵笑眯了眼。

“哦对了,你的卡片 提示是什么…?我的提示是丧尸喜欢光。”

银爵瞥了眼作小学生认真听讲状的金,眉眼不自觉柔和了几分。他淡淡开口:

“它们在进化。”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