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清多纳圈

咸鱼一隻。主角右向。人懶。卡黃小能手#我其實是個文藝寫手

一個瑞金刀子。【決賽梗】



噗嗤---

利器應聲入肉,從肩膀傳來的痛感將他從自己思緒中拉扯而出。

他瞪大了蔚藍的雙眼,那雙顏色燦爛的眸子裡倒映出持刀者的面龐。

“格瑞…”

金喃喃念出此人名字,他顫抖著著伸出手握住深陷入他肉里的刀,忽視了從傷口出汩汩流出的鮮血,沙啞的嗓音里滿是難以置信。

“格瑞…你在做什麼…?”

目光所及遍地尸體。泥土被染成了紅褐色,尸體碎塊堆積到一起不斷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
金後退幾步,他感覺腳底下是軟軟的觸感。

低頭一看,是一堆和泥土混在在一起的…尸塊。或者應該叫做尸泥。

黏膩惡心的觸感讓金頭皮發麻幾慾嘔吐。

倒在地上失去生機的還有幾個他熟悉的身影---

“凱莉…紫堂…嘉德羅斯…雷獅……”

隨著一個一個人名從嘴裡念出,金的身形顯得脆弱單薄並隨時可能倒地。
他感到呼吸困難,他胃裡在灼燒,他大腦內有尖銳的聲音響起…他雙眼瞪大充滿血絲。那雙曾有著星辰的眸子變得黯淡,並充滿血絲。

他轉頭望向格瑞。那把綠色大刀已經被格瑞收了回去。格瑞靠著刀靜靜望著金。

那把刀…已經看不出來是綠色了。它沾滿了血。因為在空氣中暴露了較長一段時間已經開始變味暗紅色。不少黃白腦漿與血液混合在一起交織成一副令人絕望的圖畫。

格瑞的頭髮因沾了血而凝固成難看的幾塊,那雙紫色眸子就跟慘了血一樣。他面色生冷,望著金的顏色像是在看什麼陌生人。

難過死了。
金揪著心口衣服大口喘氣。
他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能暈倒…或是醒來。
醒來後就會有人告訴自己這是一場夢。

格瑞看著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心臟被一隻手用力捏住,很疼。
要死的那種。

“格瑞…你告訴我這是在夢裡好不好啊…這是什麼啊…新式惡作劇嗎…不好笑啊…”

金擠出了一個難堪的笑。他眼裡蓄滿淚水,顫抖的聲音沙啞失真。

“金。”

格瑞扛著刀,向前邁了一步。

“你知道的。”
“凹凸大賽的冠軍…”
“…只有一個。”

格瑞不待金反應便欺身而上舉刀狠狠劈下。金急忙往一旁躲閃。由於動作太猛重心不穩,金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大刀劈在地面上帶起大片塵土嗆如金口鼻內讓他咳嗽不已。

金整個人籠罩在格瑞的陰影下,他已經無法閃躲。
金閉上眼近乎絕望,下唇被他咬破嘴裡嘗到一絲血腥味。

--預想中的死亡並沒有來臨。

金迷茫睜開眼,黑暗吞沒眼白瞳眸被鮮紅覆蓋,金髮驟然褪色化為灰白。整個人透露出不詳之感。

黑色箭頭纏繞而上擋住了格瑞的攻擊,一部分箭頭刺入地面貼在金背後。金順勢借力挺身而起,他將黑色箭頭化為長矛。
伴隨著一陣意義不明的尖銳笑聲從金喉間傳出,數根尖矛向格瑞刺去。

格瑞能躲開的。

但他沒動。

他靜靜等待著。
等待著尖茅刺入他的心臟。
這樣他就能將他的金擁入懷中。

純黑長矛在離他心臟極近的地方險險剎車並未刺下。對此格瑞也只是輕歎口氣,向前大跨一步。

他抱住了他的世界。
以生命為代價。
然後,格瑞給了他的發小一個帶著血腥味的吻。

金的眼睛恢復了清明。他呆呆的感受著格瑞的吻。
這個吻無比溫柔,只是停留在唇上。格瑞親吻了他的信仰。
這是一個虔誠的吻。

溫潤的觸感一點一點將金的心臟捏碎。他的衣服濕透了,是被血打濕的。
黑矛隨著金恢復正常而消失不見。唯一能證明它存在過得就是格瑞身上幾個血洞。

格瑞,止不住血了怎麼辦啊。

金張口卻只能發出無聲的嘶鳴。
他難過得連淚也流不出來了。
他死死抱著格瑞,試圖以這種方式將體溫傳給這個逐漸冰涼的人。

可顯然,他失敗了。
因為蒼穹之上傳來了聲音,一個讓他記恨一輩子的聲音。

【恭喜參賽者金成為冠軍。】

----------------------------
噢我想我需要多寫些刀子x復健一下。

碼多了小甜餅都不知道虐是啥了qwq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