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不清多纳圈

咸鱼一隻。主角右向。人懶。卡黃小能手#我其實是個文藝寫手

一個瑞金刀子。【決賽梗】



噗嗤---

利器應聲入肉,從肩膀傳來的痛感將他從自己思緒中拉扯而出。

他瞪大了蔚藍的雙眼,那雙顏色燦爛的眸子裡倒映出持刀者的面龐。

“格瑞…”

金喃喃念出此人名字,他顫抖著著伸出手握住深陷入他肉里的刀,忽視了從傷口出汩汩流出的鮮血,沙啞的嗓音里滿是難以置信。

“格瑞…你在做什麼…?”

目光所及遍地尸體。泥土被染成了紅褐色,尸體碎塊堆積到一起不斷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
金後退幾步,他感覺腳底下是軟軟的觸感。

低頭一看,是一堆和泥土混在在一起的…尸塊。或者應該叫做尸泥。

黏膩惡心的觸感讓金頭皮發麻幾慾嘔吐。

倒在地上失去生機的還有幾個他熟悉的身影---

“凱莉…紫堂…嘉德羅斯…雷獅……”

隨著一個一個人名從嘴裡念出,金的身形顯得脆弱單薄並隨時可能倒地。
他感到呼吸困難,他胃裡在灼燒,他大腦內有尖銳的聲音響起…他雙眼瞪大充滿血絲。那雙曾有著星辰的眸子變得黯淡,並充滿血絲。

他轉頭望向格瑞。那把綠色大刀已經被格瑞收了回去。格瑞靠著刀靜靜望著金。

那把刀…已經看不出來是綠色了。它沾滿了血。因為在空氣中暴露了較長一段時間已經開始變味暗紅色。不少黃白腦漿與血液混合在一起交織成一副令人絕望的圖畫。

格瑞的頭髮因沾了血而凝固成難看的幾塊,那雙紫色眸子就跟慘了血一樣。他面色生冷,望著金的顏色像是在看什麼陌生人。

難過死了。
金揪著心口衣服大口喘氣。
他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能暈倒…或是醒來。
醒來後就會有人告訴自己這是一場夢。

格瑞看著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心臟被一隻手用力捏住,很疼。
要死的那種。

“格瑞…你告訴我這是在夢裡好不好啊…這是什麼啊…新式惡作劇嗎…不好笑啊…”

金擠出了一個難堪的笑。他眼裡蓄滿淚水,顫抖的聲音沙啞失真。

“金。”

格瑞扛著刀,向前邁了一步。

“你知道的。”
“凹凸大賽的冠軍…”
“…只有一個。”

格瑞不待金反應便欺身而上舉刀狠狠劈下。金急忙往一旁躲閃。由於動作太猛重心不穩,金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大刀劈在地面上帶起大片塵土嗆如金口鼻內讓他咳嗽不已。

金整個人籠罩在格瑞的陰影下,他已經無法閃躲。
金閉上眼近乎絕望,下唇被他咬破嘴裡嘗到一絲血腥味。

--預想中的死亡並沒有來臨。

金迷茫睜開眼,黑暗吞沒眼白瞳眸被鮮紅覆蓋,金髮驟然褪色化為灰白。整個人透露出不詳之感。

黑色箭頭纏繞而上擋住了格瑞的攻擊,一部分箭頭刺入地面貼在金背後。金順勢借力挺身而起,他將黑色箭頭化為長矛。
伴隨著一陣意義不明的尖銳笑聲從金喉間傳出,數根尖矛向格瑞刺去。

格瑞能躲開的。

但他沒動。

他靜靜等待著。
等待著尖茅刺入他的心臟。
這樣他就能將他的金擁入懷中。

純黑長矛在離他心臟極近的地方險險剎車並未刺下。對此格瑞也只是輕歎口氣,向前大跨一步。

他抱住了他的世界。
以生命為代價。
然後,格瑞給了他的發小一個帶著血腥味的吻。

金的眼睛恢復了清明。他呆呆的感受著格瑞的吻。
這個吻無比溫柔,只是停留在唇上。格瑞親吻了他的信仰。
這是一個虔誠的吻。

溫潤的觸感一點一點將金的心臟捏碎。他的衣服濕透了,是被血打濕的。
黑矛隨著金恢復正常而消失不見。唯一能證明它存在過得就是格瑞身上幾個血洞。

格瑞,止不住血了怎麼辦啊。

金張口卻只能發出無聲的嘶鳴。
他難過得連淚也流不出來了。
他死死抱著格瑞,試圖以這種方式將體溫傳給這個逐漸冰涼的人。

可顯然,他失敗了。
因為蒼穹之上傳來了聲音,一個讓他記恨一輩子的聲音。

【恭喜參賽者金成為冠軍。】

----------------------------
噢我想我需要多寫些刀子x復健一下。

碼多了小甜餅都不知道虐是啥了qwq

200粉點梗

太、太快了吧qwq
謝謝大家關注我qwq非常感激你們喜歡我的文字qwq

請隨意的點吧!!!!非常感謝!!!
刀子也是可以的!!!

818那個畫風突變的大佬和他身邊突然出現的人(2)

#有點短將就看看吧xx

【138樓】講道理,我覺得金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首先,棍子和烈斬都在追求他。然後他和這兩人的關係一定不錯。
而箭頭和棍子,斬烈都有過合作。
關係很親呢的樣子。
所以…金=箭頭=兩位dalao追求的人。

【139樓】對對對我想說的就是這回事!!!

金就是箭頭!
我查優秀學生代表時查到他了!
金是20xx屆的學生!!
照片上的人一頭金髮和箭頭哥哥長得一模一樣!!

我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會不會被滅口qwq

【140樓】安撫樓上一把打字辛苦了ww

【141樓】放心139小兄弟不怕。我們都知道了…大不了一起死;-p

【142樓】其實我也去查了…然後我把今年來所以凹大優秀學生代表都看了一遍…特仔細的那種。
然後我發現…
他們都好帥啊(突然興奮.JPG
顏值特別高。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

【143樓】槽兒???142你說完啊?

【144樓】臥槽說話只說一半是會被切雞雞的啊???做人要道德?

【145樓】我要打人了啊!(大錘子的憤怒.JPG

【146樓】冷靜各位!

是這樣的!我發現啊有一年凹大有倆優秀學生代表!他們並列第一!!特別弔得考出了歷史最高分!(雖然後來金小天使給破了

重點來啦!裡面有個銀髮的帥哥!叫格瑞!
好了我不說了你們自行體會(我絕對會被滅口吧x

【147樓】格瑞?!!
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148樓】大棍子叫烈哥叫啥來著…?

【150樓】gerui。也就是格瑞。
我們可能知道了驚天的秘密(突然害怕。

【151樓】我覺得…棍總的身份也能猜到了…
打牌那期…箭頭天使叫了他一聲嘉de…
雖然很快改口。
但是那個和格瑞同屆的優秀學生代表的名字是---(樓下接

【152樓】小哪吒!!!

【153樓】呸。哈哈哈樓上走開啦好出戲的!
是嘉德羅斯!!

【154樓】突然沉默並覺得心情複雜。

【155樓】嗚哇這下子都通透了。

【156樓】論b站遊戲區大佬都tm是學霸我們該怎麼辦。

【157樓】萌新瑟瑟發抖…遇見這種狀況怎麼辦我應該笑嗎。

【158樓】不你應該哭↑

【159樓】樓主:所以現在我們整理一下。

箭頭=金
大囉神通棍=嘉德羅斯
烈斬=格瑞

金是格瑞和嘉德羅斯都在追求的人。

修羅場啊!??!

信息量太大了吧!!!
我有預感這個帖子會被刪除…但還好這個帖子不怎麼火。
謝天謝地。

【160樓】樓主你立了個flag…

【161樓】點蠟順便心疼樓主一秒。

【162樓】續一秒…

【163樓】再續一秒…順手截圖。

【164樓】我要瘋啦!!!
我在咖啡廳!碰見!金!和!格瑞!啦!!!!!

【165樓】樓上????

【166樓】嫉妒到眼紅qwq164樓是D市的吧!!烈哥和小天使就在D市!!

【167樓】同D市人表示!快快告訴我地址我去蹲(呸

【168樓】建議不要這麼做得好↑畢竟我們把人隱私都扒了出來…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

【169樓】同意樓上。dalao一直沒爆過自拍或是啥的。只說過自己在D市也沒透露過詳細地址…微博上有涉及到地址的圖片都打了碼的…由此可見格瑞大佬不喜歡隱私暴露。也沒有讓b站影響三次的意味。

【170樓】我覺得167如果去蹲了的話…格瑞dalao可能會退出b站(…
不開玩笑。

【171樓】細思極恐…順便164哥求深扒!

【172樓】烈哥點了杯黑咖!
然後小天使點了一大堆甜點!
飲料是冰淇淋紅茶拿鐵+奶蓋+波霸+三分甜!!!

操操操天使品味和我一樣啊我也特別喜歡這個搭配!!!

然後我點了個和天使一樣的茶飲…不知道是不是我盯著箭頭的視線太過灼熱還是怎麼著…總之格瑞大佬聽見我點的單後瞥了我一眼。

我當初腿就軟了好不好qwq
太他媽可怕了我差點就暴露了!!

【173樓】刺激刺激…然而我喜歡+布丁+無糖(攤手

【174樓】無糖等等我…!箭頭天使真的超喜歡吃甜食啊!!!

【175樓】172請務必小心!!

【176樓】我發現!咖啡廳店長也超級帥!!可以說是和箭頭天使一樣帥(keai)吧!!我給你們看照片
圖片.JPG

(畫面中一位青年嘴角帶著淡淡笑意,紫色眸子一直注視著某個地方。眼底滿是專注和溫柔。他圍著紅色圍巾,純黑髮絲柔順垂下緊貼著臉頰。)

臥槽他一直盯著箭頭天使看!!!

【177樓】!!!
有內幕!!

【178樓】帥哥店長可能對箭頭有心思!!

【179樓】不行!!箭頭是烈哥的!!

【180樓】喂你把我棍總往哪放啊?!

【181樓】可千萬別懟起來!都自家人!!和氣和氣!!
ps:3p不好嗎

【182樓】樓上活著不好嗎?

【183樓】剛才我差點死了!!!
我拍完店長後偷偷摸摸想拍個箭頭天使給你們看!
他正在吃蛋糕!可能是蛋糕太好吃了吧他吃得一嘴都是並且幸福的瞇起了眼!!看著心都要化了!!
然後!烈哥他!把糊在箭頭嘴邊的的奶油給抹掉,並非常自然的放進了自己嘴裡!像是做過無數遍那樣!箭頭也沒有不好意思特別自然的乖乖等他擦掉然後繼續吃。
期間我發現店長臉黑了。

然後我照片拍了正準備上傳,就被店長逮住了!!他笑的凶神惡煞!!!

他問我能把我能不能把剛才拍的照片刪了。一臉笑意看得我毛骨悚然!我當然是狗腿一樣的點頭並當著他的面刪了。然後他看見了他的照片(剛偷拍的)
但他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了!店長似笑非笑的盯了我一眼我便主動刪除了他的照片。

可能動靜鬧得有點大吧吸引了隔壁虐狗組合的主意,箭頭看見店長眼睛一亮特別大聲得喊了店長名字。店長立馬換了溫柔的臉迎上去。

烈哥和店長聊兩句估計是明白了前因後果瞥了我一眼。
帶有警告意味的那種:-)
我喝了口飲料強壯鎮定。
天曉得我怕的差點尿出來。

【184樓】可怕極了…心疼樓上。

【185樓】笑的兇神惡煞是啥意思啊哈哈哈

【186樓】關注點錯了啊喂!

【187樓】所以…店長可能真的喜歡金。183拍店長時店長是知道的…但他沒說。直到183要拍金時他才站出來…
可怕的佔有慾(?)

【188樓】不這不是佔有慾的問題。偷拍這種行為本身就不好…再上傳到網上更是暴露人隱私。

【188樓】是的。我深刻反省了x(土下座。

然後我逃也是的茶都沒喝完就出來了。主要是裡面氣場太強大。

店長(箭頭叫他卡米爾?)和箭頭聊的火熱,並說要給他免單,順便又給箭頭推薦了些甜點。
烈哥周圍的氣場冷得要掉冰渣啦…。
真的可怕極了。

還有…剛才店長過來讓我刪照片時好像看見這個帖子了…沒關係嗎qwq
對不起我有罪

【189樓】沒關係沒關係啦…最多是刪帖而已…

【190樓】樓主:
直覺告訴我店長是腹黑派…!
看來這個帖子上保不住啦。

【191樓】對不起qwq

【192樓】ww不用道歉的沒關係啦!反正遲早會沒的!

【193樓】自從扒出大佬身份后就該有覺悟的。

【194樓】是這樣…

【195樓】凹大畢業生表示,和金同屆的有個人叫卡米爾。是個dalao…
特別聰明的一個人,家庭背景也特別弔。是個做大事的人(…
只是玩玩沒想到他畢業后做了咖啡廳店長??
浪費。

【196樓】看見校友突然激動!!!
表示店長有個哥哥!也是特帥!
他們在校時組了個叫海盜團的樂隊!每個人都他媽是大佬。一有時間就去擼串。
是好多女生的男神來著?

【197樓】看見學霸!拜一拜保佑我考6級!!

【198樓】拉屁倒吧你先放下手機去學習才能保你6級x

【199樓】哇真是…越來 看不懂大佬的世界了。戀情複雜極了。

【200樓】200達成紀念!!!

悄悄告訴你們烈斬大大放預告今晚8點直播玩某個遊戲噢ww據說是金推薦的!

【201樓】200樓我的我的!w

【202樓】心疼了樓上手速…

【203樓】期待極了…!蒼蠅搓手。

嘉瑞金

3p車好像翻啦xxx
想看的小夥伴走外鏈吧x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9754948176314

【論壇體】818那個畫風突變的大佬和他身邊突然出現的人!


最近斬烈dalao直播的次數增!加!了!!
不知道諸位發現了沒有!
要說以前是兩周一次固定直播並不定時掉落視頻更新的話,現在基本是兩天一次直播啊!!!兩天啊我的媽!!
而且最近更新的視頻都!不!是!有!關!遊!戲!的!了!!
做飯啊!!!
我從來不知道烈斬dalao做得一手好菜??
看著真是特別好吃啊!!!
dalao畫風突變的原因,據我判斷,應該是與直播時偶爾會冒出來的那個聲音有關!【名偵探推眼鏡】

【1樓】是這樣的!!!斬烈dalao突然變得好人妻!!【bushi】

【2樓】對對對!!直播時插進來的聲音!是個小哥哥!!

【3樓】聲音挺好聽的。可能是室友?

【4樓】Ls太天真!比糖還甜!一看就不是烈嗝兒的老粉!

【5樓】萌新求深扒!!?

【6樓】烈嗝兒什麼鬼啦哈哈哈哈↑

【7樓】ww抱歉打錯字了是烈哥兒

【8樓】烈斬dalao是b站上的一個遊戲區dalao啊!!一手風騷操作!最開始是玩的dota,gta,dnf等遊戲,偶爾直播時露出敲鍵盤的一雙手。手速快到只能看見殘影!!dalao真正出名是玩i wanna系列。簡直神預測!!

那麼高潮來了!大佬現在開始玩橙光遊戲啦!!!
對你沒看錯!橙光遊戲啊我的天哪。
這個世界怎麼了?!

【9樓】樓主:正如八樓小兄弟所言。orz大佬畫風越來越奇怪。可更喪病的是大佬的粉絲不減反增。
大佬直播遊戲【非橙光】時總會從頭開始介紹遊戲!從遊戲背景到技能特點一一詳細介紹。可來看他直播的人會連這些基本信息都不清楚嗎!!
這絕對是講給坐在他身邊的另一個小哥聽的啊!!

【10樓】已經確定那個聲音是男性了嗎??!

【11樓】個人希望是男性qwq希望男神不要被女生搶走qwq千萬不要是女朋友嗷

【12樓】↑天真。

【13樓】同意樓上。11樓小可愛啊…男生也會搶你男神的。

【14樓】男朋友也是可以的。

【15樓】哈哈哈我給你們說,大棍子又和烈哥兒懟起來了哈哈哈

【16樓】操操操什麼時候的事??!

【17樓】昨天烈哥兒直播的時候接了個電話。重點是他沒關語音!!
來電顯示是一個叫金的人。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啥反正烈哥同意了。似乎是出去玩?

然後大棍子突然發言!
簡直想不到他居然會開小號蹲在烈哥直播間里!
一開口就是約架(似乎是要到三次去找他打架)然後猛然發現他和烈哥不在一個省哈哈哈。
最後他們約大逃殺。

【18樓】現在他們在直播啦!!!

【19樓】maya我在外面沒有網絡!!有小天使直播一下嗎!

【20樓】我來!!
棍總一進遊戲撿了個醫療包就衝出去找烈斬啦!
然後烈斬…槽兒烈斬大大啥也沒撿還沒進房子就被棍總打了一巴掌哈哈哈

【21樓】哈哈哈心疼烈哥

【22樓】烈哥委屈,但烈哥不說·JPG

【23樓】然後烈斬dalao一直往前跑,棍總一直在追哈哈哈

【24樓】哈哈哈急支糖漿哈哈

【25樓】操他們跑得太遠了吧哈哈哈

【26樓】弱弱求科普棍總…

【27樓】哈哈哈有病吧都跑了5分鐘了哈哈哈

【28樓】哈哈哈哈 烈斬:有病·JPG

【29樓】26樓的小可愛看過來w
棍總就是那個叫大囉神通棍的up主!本人是個特有錢的dalao,steam上的遊戲都是一打一打買。
棍總總是張口閉口渣渣,天生自帶王者氣場。
聲音超好聽!!!安詳升天。

【30樓】哈哈哈帥是帥就人有點智障哈哈

【31樓】樓上瞎說啥大實話呢哈哈哈。滾總他偶爾會做這類視頻→→“把燒化的黃金倒在iPhone7上會發生什麼” “你們吃過可樂煮耕升GTX 1080Ti 追风顯卡嗎”
這類非常桑心病狂看著肉疼的視頻

【32樓】地主家的傻兒子哈哈哈

【33樓】樓上你走哈哈哈你想笑死我然後繼承老子的遺產

【34樓】我記得有一期他買了54個不同牌子的手機,然後每一個手機調成一張撲克牌的圖片,拉上了一個小哥哥玩抽鬼牌

【35樓】哈哈哈那個小哥哥還說他浪費來著哈哈

【36樓】只有我覺得小哥哥聲音好聽,手好看嗎

【37樓】↑不你不是一人

【38樓】直播進行到哪了啊??

【39樓】哈哈哈臥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媽呀哈哈哈哈哈哈
烈哥跳上了一輛車!然後棍總也跳上去了。
滾總開起車就跑哈哈哈

【40樓】哈哈哈他們要開到哪去啊哈哈哈

【41樓】觀眾一臉懵逼哈哈哈

【42樓】棍總想撞死烈哥!他開著車朝一棟房子撞了過去!

【43樓】韓寒會畫畫後悔畫韓紅哈哈哈哈哈哈我快笑岔氣了哈哈哈
烈哥沒死哈哈哈

【44樓】槽兒哈哈哈烈哥從車上下來一臉懵逼哈哈

【45樓】棍總死啦哈哈哈哈

【46樓】啥情況啊?咋回事啊?咋死的是棍總啊?

【47樓】棍總在車撞到墻前跳車了,然車從他身上碾了過去哈哈哈哈

【48樓】我能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哈

【49樓】棍總說話了!
棍總:gerui你給我聽好!我這把遊戲輸了下把我還能贏回來!不要以為金就是你的了!!

烈哥:噢。

【50樓】哈哈哈哈烈哥心理:你在放屁

【51樓】就這樣爆出烈哥本名真的好嗎哈哈

【52樓】我發現亮點啦!!金就是那個給烈哥打電話的人吧!!照這個說法來看…他們倆在追求這個叫金的人???

【53樓】操這個妹子什麼來頭啊…倆大佬圍著轉悠!

【54樓】↑是不是妹子還說不定呢。

【55樓】樓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發現!
發現!
和棍總一起打牌的那個小哥哥!!
和在烈哥直播時說話的人!聲音!一樣!

這是音頻!取自烈哥直播!
【錄音.mp3】
然後這是棍總打牌的小哥哥
【音頻.mp3】
神他媽相似!!!
這是同一個人吧!!!

【56樓】嗚嗚嗚這個小哥哥聲音真好聽

【57樓】聲音這麼好聽又和兩個大佬交好…絕對不是個普通路人甲!

【58樓】有人認識這個聲音嗎!!??

【59樓】hmmm…有點耳熟。

【60樓】同表示耳熟。

【61樓】我我我認出來了!!!

【62樓】什麼?!求深扒!!

【63樓】61他是誰快說!!

【64樓】61哥快說qwq

【65樓】話說這個小哥哥聲音好健氣感覺特別陽光!高冷攻x健氣受!烈斬x小哥哥這對我吃啦!

【66樓】等等w棍總x小哥哥也可以有啊ww你們看他們的相處模式好萌的!

小哥哥:嘉de……大囉棍你是不是有錢沒地花。沒地花的話你不如請我吃甜點!!買這麼多手機好浪費!等等我抽到對子了w

棍總:我喜歡。你管我?請你吃甜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嗶嗶嗶】

槽兒只是後面被消音啦!!這一段明顯剪過!!他到底說了什麼我好好奇!!

【67樓】不現在不是討論cp的時候吧!!小哥哥的身份最要緊啊!!!順便樓上手速好快。

【68樓】嘿嘿嘿我都吃啦!不如3p

【69樓】…ls可怕極了。

【70樓】61哥怎麼了!你為什麼不說話qwq

【71樓】…61哥消失了好久…

【72樓】莫不是被滅口了吧x

【73樓】…有可能!

【74樓】ww大家久等啦我是61哥!
我剛才翻了翻手機視頻對比了一下聲音發現似乎真的是同一個人!
大家還記得上一屆唱響aoto嗎!!!
這個人!這個小哥哥!!他參加過這個節目!!
並且打入了總決賽!!然後!
他棄權了qwq莫名其妙的那種qwq
我當時可惜了好久…他唱歌特別好聽來著!!!

【75樓】上面一說我想起來了!!那個金髮小哥哥!!我現在手機里還有他的歌!

【76樓】他叫啥!!

【77樓】我記得叫…箭頭?金色箭頭還是矢量箭頭來著?

【78樓】矢量箭頭!他報名的時候用的是這個超級中二的名字!

【79樓】所以沒人知道他的本名咯?

【80樓】當年太年輕…沒怎麼關注來著。(深沉

【81樓】也跟著深沉一把…

【82樓】我去搜了一下那個節目…然後發現箭頭小哥哥長得好帥啊臥槽!我被圈粉了!!看那亮晶晶的藍眼睛,看那頭金髮!看那身高----噢有點矮。

【83樓】23333箭頭寶寶要哭啦

【84樓】矢量箭頭沒有微博嗎!??

【85樓】沒有哦…箭頭天使是華裔來著…他應該慣用是推特或是fb吧?

【86樓】我去找!剛好我是海外党!

【87樓】突然跪下。86哥加油!!

【88樓】86哥我為你打call!

【89樓】烈哥又開直播啦!

【90樓】噢是到飯點了!

【91樓】所以烈哥做飯是給箭頭小天使吃嗎…

【92樓】我似乎聞到了戀愛的酸臭味

【93樓】↑屁啦明明是酸甜味

【94樓】槽兒看著好香的樣子

【95樓】上得戰場下得廚房的好男人!!可以嫁了!

【96樓】我家烈哥怎麼想都是攻好吧?!

【97樓】箭頭天使出聲了!!!
箭頭:嗚哇gerui你做的是啥聞著好香!!

【98樓】媽的可愛。

【99樓】媽的可愛

【100樓】媽的可愛

【101樓】破!!!

【102樓】媽呀我看見箭頭的手了!!好漂亮的一雙手!!是讀書人的手啊prprprprprpr

【103樓】ls你咋看出來的

【104樓】箭頭是學霸啦!!凹凸大學畢業的!!還是優秀學生代表!

【105樓】qwq看著小箭頭一臉蠢萌的樣子還以為他是個學渣。

【106樓】傻了吧人是學霸。

【107樓】樓主:等等!!
104樓提醒了我!!
我們可以從凹大下手啊!!
去搜索凹大優秀學生代表!
絕對能搜出他來!

【108樓】然而你們不知道他是哪一屆的。

【109樓】小白癡,有歷屆優秀學生代表這個說法啊。

【110樓】並且都是有照片的!

【111樓】我去!!搜!

【112樓】我是86!海外的那個!!
我找到啦!
找到他了!

【113樓】噢為86哥打call!!

【114樓】期待極了。蒼蠅搓手

【115樓】我在推特上找到了箭頭哥!!fb上沒找到。箭頭哥id:矢量箭頭-king

【116樓】突然興奮。86哥您是神!!

【117樓】哈哈哈箭頭天使居然把碼了醬料的肉用手取出來玩哈哈

【118樓】烈哥要打人了啊哈哈哈

【119樓】嘿你們看見烈哥那把綠色的菜刀了嗎!!!求鏈接啊啊!!

【120樓】同求!!看著好酷!!

【121樓】樓上幾個一看就是沒認真看視頻的!
這把刀是別人送給烈哥的!!據說是定制!(傲嬌臉

【122樓】喪心病狂哈哈哈菜刀也要定製啊哈哈哈

【123樓】據說這把刀叫烈斬哈哈哈哈

【124樓】哈哈哈哈太中二了吧哈哈哈

【125樓】還好。騎士dalao還有黃藍兩根感壓筆,被他叫成冷熱流呢

【126樓】冷熱流哈哈哈哈哈

【127樓】騎士幹事不都這個調調嗎哈哈哈。一個繪圈dalao總是一副騎士口吻hhh

【128樓】他總是叫女粉絲公主殿下哈哈哈哈

【129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和隔壁馬圈的大錘子不是不合來著嗎哈哈哈

【130樓】hhh可能是大錘子強了他的馬哈哈

【131樓】樓上呵呵哈哈哈別玩這個老梗啦

【132樓】啥梗啊qwq

【133樓】騎士畫自設的時候沒有畫馬,被粉絲吐槽沒馬算什麼騎士哈哈哈哈。那張沒馬騎士的圖現在還掛在他首頁哈哈哈

【134樓】騎士和錘子是高中到大學的同學。知情人表示他倆天生氣場不合哈哈就是這麼打出來的。
錘子比他先入馬圈。等到騎士看完小馬準備入圈時猛然發現錘子也是這個圈裡的而且混了好久。於是他堅決不入圈了哈哈哈

【135樓】媽的小學生鬥氣哈哈哈。

【136樓】ls生動形象。

【137樓】我查名單回來了!!而且還發現一個不得了的事情!!

--------------------------------
tbc

深夜一輛嘉→金←瑞車。【上】

難受極了。

外面格瑞和嘉德羅斯仍在爭吵。謝天謝地他們還沒打起來。

金的燒退了不少,但還是在發著低燒。頭腦混混漲漲的,十分想喝水。

格瑞和嘉德羅斯似乎達成了什麼協議,但格瑞走進來時臉色發黑。手臂緊繃蓄力似乎隨時都能給嘉德羅斯來上一拳。
反觀嘉德羅斯就比較輕鬆了。懶懶散散得將大羅神通棍往肩上一扛,嘴角還帶著一絲弧度。
只是沒什麼感情。

金實在是不能思考了。他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只是模模糊糊感覺到兩人在他床邊坐下。柔軟床墊因人的重量陷下去,金想一旁偏了偏頭,想藉此來躲開捏痛他臉頰的手。

絕對是嘉德羅斯那個粗魯的自大狂…

金迷糊的想著,皺著眉頭嘴裡含糊的吐出幾個單詞似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這雙手收回去了。
然後另一只又貼了上來。

冰涼的指尖似乎能降低一些體溫。指尖冰涼,但掌心微熱。金不自覺將臉貼上去,企圖用這種方式來降低體溫。這個人將另一隻手也貼上來,輕微按揉太陽穴給金按摩。
金扯了把領口讓鎖骨徹底暴露在空氣中,後背的白色衣物被汗水打濕緊貼在皮膚上,衣服鬆垮垮的裹在身上勉強遮住臀部,白花花的兩條修長大腿露在外面。

他沒穿褲子。只穿了一條幼稚的鱷魚平角內褲。

金髮少年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因為髮梢而面色泛紅,半睜的湛藍眸子帶著水汽,眼裡一片迷茫。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在給少年按摩,冰涼的溫度讓他很舒服,喉間不自主冒出幾聲低吟。

唔嗯…

少年舒服得瞇起眼,用臉頰蹭了蹭這雙手,皺緊的眉也舒展了幾分。

他閉著眼沒看見,旁邊的嘉德羅斯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銀髮男子在聽聞金的低吟后呼吸明顯一滯,身子僵了幾秒,眼底越發晦暗。

他還記得格瑞剛才打開他的手不讓他捏渣渣臉的仇。

於是他滿帶著惡意開口,臉上的表情滿是嘲諷意味。

“格瑞,你這就勃起啦?”

嘉德羅斯走到床的另一邊,伸出手描繪金的唇形。惡趣味將本來是淺粉的嘴唇玩到泛紅並隱隱有了破皮的意味,忽略格瑞冷到快要實質化的警告眼神,將手指伸入金的口腔里去玩弄那條舌頭。

“嗚噶德沃斯…”

金被突然闖入的手指一驚,腦內混沌褪去幾分大腦恢復了些許清明。他道出這人名字,卻因含住手指發音變得含混。他想惡狠狠得給口腔內的手指來上一口,可渾身使不上勁導致這惡狠狠的一咬變得像是撒嬌般的輕磨,除了給對方帶來點癢意外沒有任何作用。

其實有也說不定。

你不覺得這像是挑逗…或者說是邀請嗎?

至少嘉德羅斯是這樣認為。

他利落的掀起金的衣物,伸手想去捏人淺茶色乳頭。

有人動作比他更快。

格瑞的力道大的似乎能捏碎人手腕。嘉德羅斯挑起半邊眉頭慢條斯理一個一個掰開格瑞的手指。

“剛才不是都達成協議了嗎……看見渣渣這幅不知防備的樣子。你不是早就忍不住了嗎。
“忍不住就別忍了。”

嘉德羅斯惡意瞥了眼格瑞已經勃起的下身。

“金還在發燒!”
格瑞臉上陰沉。

“運動運動給他降溫唄。”
“你不做,我做?”
“你也不會在這打起來吧…?我現在也沒興致跟你打。”

嘉德羅斯手指在金奶頭打圈。沾有金唾液的手指將乳頭打濕牽出幾根銀絲。乳頭禁不起玩弄已經發紅挺立,濕漉漉的紅腫著顯得格外色情。

-也是因為某人故意掐了一把。

“你真的不來嗎…?”
嘉德羅斯假好心的問了一句。

格瑞用行動回答了他。

格瑞脫下了那條深綠的鱷魚內褲。不同於嘉德羅斯的粗暴,他的動作十分輕柔。看見金乳頭上嘉德羅斯的傑作,格瑞蹙了眉沉聲警告。

“別弄疼他。”

-------------------
沒啦!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應該會有後續。
應該。

凹凸遊戲歡迎你03

#是的我來了。
#依舊ooc,依舊短小。
#祝食用愉快qwq

“他們在進化!!??”
金不自覺提高了音量。他臉色難看的捏緊了銀爵遞給他的卡片。力度之大讓硬紙卡片皺了幾分。
差不多大小的卡片寫著相差不大的內容,除了提示語。
這真不是個好消息。

喪尸是會進化的!難怪外面的喪尸行動那麼遲緩,指甲也不是很銳利。

“所以…這意味著我們得速戰速決?時間越長它們進化得越快…”

“不過還是有個好消息的…至少這提示了我們,通關的必要條件是找齊隊友集齊提示咯!哈哈”

乾笑兩聲,金強行將話題引到好的方面,臉上的笑不管怎麼看都有點勉強。

“新手副本嘛…不會太為難人的…”

“這不是新手副本。”

“誒??不可能啊我第一次下遊戲呢???”

“你…是新人?”聞言銀爵皺起眉,打量了金。“難怪會使用棒球棍而不是技能…就這麼說吧,我大賽積分排名第三。”
“這樣你還會覺得是新手遊戲嗎。”

“…我不會這麼倒霉吧…”金哭喪著臉蹲下,一張清秀的臉被主人扭成了顏藝臉。他從小到大運氣一直挺好來著?怎麼死後就臉黑了。難道是ssr抽太多遭報復了?可這能怪他麼。
“不過你好厲害誒!居然是第四名!!”
金略微仰頭望向這位大賽第四,眼睛里似乎寫著敬仰兩字。

就像是孩童對待英雄那樣?

銀爵與金對視,那雙眼睛在黑夜裡似乎格外明亮。一根熒光棒散發著淺淡的光。很暗,但也足夠讓他看清男孩那雙只反射除了自己的雙眼。這讓他想起自己養的橘貓。那隻小貓也有著這樣一雙圓滾滾的藍眼睛,眼裡也只有自己一人…雖然這只會是在它闖禍或是想要小魚幹時。

望著金那張稚嫩,略帶嬰兒肥的臉。銀爵忽然意識到這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他心底溢出幾絲心疼。這孩子…死時一定經歷了巨大的痛苦吧…

“放心。”銀爵聽見自己這樣說,他沒有意識到剛開始冰冷的語調現在變得輕緩溫柔起來。“…你會沒事的。”

這句話似乎蘊含著魔力,讓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金聽見銀爵的話語,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這時候各種負面感覺一下子湧了上來。他覺得鼻子發酸,四肢無力酸軟。剛才的打鬥基本耗光了他的所有力量。他現在很累,心裡很委屈。

一隻手搭上他的肩,銀爵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也就是物品欄中取出了毛毯。他慶幸自己沒有將這個被他視為無用的物件扔掉。

至少現在就有用了。

銀爵將毛毯蓋在小少年身上,讓他躺在自己腿上。他也搞不懂這種做法算什麼,最終被他總結為了-對待寵物的溫柔。
他伸手捋了把少年的金髮,雖然有些地方被血污染凝成硬邦邦的幾塊,但沒染上的地方摸上去是意料之中的柔軟手感。

--和家裡的橘貓一個手感。

把手放在金背上,另一隻手捏緊了黑色鎖鏈。銀爵忘了眼掛鐘,估計著離天亮還早,也靠著墻壁決定閉目養神。
-稍微有任何動靜他都會醒來。

金原本是睡不著的。閉上眼腦海裡滿是喪尸的腐肉腦漿飛濺的場面。頭下枕的雖然是人的大腿,可是硬邦邦的真不好受。

可是、可是啊。

很溫暖啊。
金縮成一團,裹緊了毛毯,最終還是睡著了。

他做了個好夢。

略微迷茫的睜開眼,金花了幾分鐘理清自己現在的處境。他一坐起來,毯子自動從身上滑下,露出破破爛爛沾滿血污的白體恤。

睡得時候沒感覺,醒來發現自己枕在別人腿上,經管是同性,多多少少也會有些尷尬。

“昨晚謝謝你啊…銀爵。”

金不好意思得鬧鬧頭。正想說些啥化解一下尷尬的氣憤,一片黑影罩在金頭上。

-衣服?

“換上。”
銀爵將毛毯撿起放回物品欄,起身活動一下身體順帶拉開了窗簾。

陽光明媚。

金手忙腳亂套上人給的白色外套,感激得朝人一笑。“謝謝!”

外套有些大。和銀爵身上是同款。同一件衣服被銀爵穿成了露臍裝,而自己則穿成了普通衣服,甚至衣襬還能遮住一小部分臀部。

身高差讓金很不甘心。

銀爵抬手特別自然地摸了摸金色頭髮,像是給自家寵物順毛一樣。

“天亮了。”
“我們出發。”

---------------------------
放放屁吧:
我發現進度好慢啊qwq照這樣看來要拖到好多章才能結束第一個遊戲呢qwq
#emmm…有小夥伴願意幫我考慮一下接下來的出場人物嗎qwq有6個人在第一個遊戲,目前已經定下的有金,銀爵,紫堂幻三人。
格瑞是想設定在第二個遊戲出場啦xx

唔…這篇文章大概會在七至九個遊戲左右完結。
be還是he暫時沒想好(=^・ェ・^=)

就是這樣啦!
歡迎捉蟲!!

凹凸游戏欢迎你。02

#噢我会尽量在十章内结束一个游戏…
#人物可能会ooc
#欢迎捉虫提建议ww
#依旧短小。

一出门便对上了一只丧尸。

皮肤灰白的怪物脸上挂着腐肉,为数不多的头发惨兮兮的被血水打湿黏在烂肉上,浑浊的两只眼珠子朝着不同的方向。它注意到了金,停顿几秒便迈开步子晃悠悠超金走来。

太慢了吧。

金诧异的望着龟速前行的丧尸,抽起球棍准确地照着丧尸脆弱的脖子上来了一击,力道大得他虎口发疼。

丧尸重重摔在墙上,头部似乎不能与身体牢固相连摇摇欲坠。金再次扬起球棍狠狠捅烂了丧尸的大脑。

这下算是死透了。

金略微喘气,腐肉炸开散发的味道真不好受。他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细密的汗滴爬上额头,金突然后悔当初没有参加田径队。论爆发力和速度他还行,关键就是体力不好。

直觉让金偏头,险险躲过丧尸的一爪子,球棍朝墙壁一顶稳住重心借力向前一踹。
稳当踏在丧尸脑门上,金端起球棍打飞了面前丧尸。
腐肉被球棍打散甩了金一脸,恶臭冲鼻简直快要臭哭了。

越来越多的丧尸被声音吸引朝金所在位置聚集。虽然行动力缓慢,可数量一旦增多就不好对付了。

金小心避开丧尸尖锐的指甲,再将球棍用力捅入丧尸大脑。虽然杀了很多,但丧尸的数量只增不减。

只能死一次了吗。

金舔舔嘴唇,唾沫濡湿干裂的嘴唇让他尝到一丝铁锈味,喉咙发干让他不由自主想咳嗽。挥棍动作因体力不支渐渐慢下来。

金机械般重复着挥棍动作向后退,背部抵上冰凉铁门带给大脑发热的他一丝冷静。

死亡后复活间隔十分钟。
在这十分钟时间内丧尸应该散了。

所以自己要尽快脱离宿舍楼…不对,应该趁天亮行动。天亮后宿舍楼里丧尸数量会减少…它们会在阳光下聚集。
所以他应该找个黑暗的地方躲起来。

打定主意后金决定不予反抗,他闭上眼安静等待死亡。

但似乎剧情没如他愿。
背后金属铁门猛然打开,一双手将金拉入门内并死死捂住金的嘴。金下意识要反抗,挣扎之间却被那人搂的更紧。口鼻被捂住很难呼吸新鲜空气,酸软没有多大力气剩余的四肢根本无法将人推开。

就在金以为他会窒息而死时,那人终于松了手。门外也没有了丧尸的声音。

金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染上血污的金发略微凌乱。帽子在被拉进来是掉在了门外,现在他也无暇顾及。

“你…是谁?”
金说出这句话时有些吃力,声音沙哑得不像是自己的。

他扬起头打量这个人,除了一头银发外看不清任何东西。

…完美和黑夜融在一起的人…。

“你的队友。”
那人说完这句话后便没了下句,沉闷的坐在那似块木头。

“哦哦哦我的队友!!”
金有些激动,声音过大了些。看见那人的手掌微动似乎又要来捂自己嘴巴,金消了音。

金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刚才捂得缺氧脸色微微泛红,眼珠湿漉漉的像是某种动物。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丝毫没被刚才的困境所影响。

“你是新人吗?你的能力是什么?你见过其它队友吗?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金压低嗓子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天知道看见个活人他有多高兴。
只是新队员似乎并不愿理他。
金悻悻摸了把鼻子退回原位,他意识到自己凑得太近了。

“银爵。”

“啥?”那人突然出声,金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名字。”

“哦哦哦!”金差点维持不住悄悄话模式。他乐呵呵笑眯了眼。

“哦对了,你的卡片 提示是什么…?我的提示是丧尸喜欢光。”

银爵瞥了眼作小学生认真听讲状的金,眉眼不自觉柔和了几分。他淡淡开口:

“它们在进化。”

【凹凸游戏欢迎你】01

#大家好嗷是我!鞠躬
#深夜短小
#可能会ooc
#设定走主页!抱歉我不会弄文章链接qwq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请看下去吧qwq


是宿舍。

醒来后的金坐在铁床上铺上打量着四周环境。是个乱的要死的男生宿舍。此时似乎是傍晚,只有几缕昏黄的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来。
金注意到自己手下压着一张卡片。
不大的烫金卡片上写着红色的哥特体。

【欢迎来到凹凸游戏,104729号玩家,金。
您所在的游戏世界是6人新手副本: 尸范学院。

通关条件:存活并逃离学院,游戏完成度达到百分之三十。
提示:

※那些从黑暗中诞生的丑陋生物向往着光明。

祝玩家游戏愉快,顺利存活。

4015号为您服务】

真是头疼。
金揉揉胀痛的双眼。
莫名其妙的死了,莫名其妙的参加了游戏,莫名其妙的领了技能,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鬼地方。
瞅瞅这副本名,尸范学院?依照恐怖片的尿性绝逼是丧尸系列的副本。
无限恐怖他又不是没看过!

金释放出自己的技能,一个金色的箭头静静悬浮于手心之上散发着光芒。

是的,这就是他的技能,矢量箭头。

金看着这只小小的箭头感到前途一片迷茫。
这是啥?这么小?能干啥?
听说还是永久绑定技能呢!这个小东西一点也不拉风,至少也得是四十米长刀才成啊!

金的碎碎念被门外巨大的撞击声打断,他手一抖,金色箭头消失。门外撞击声响了几下,又重归于平静。

卡片上的提示!
金眼睛一亮,将卡片反复翻看了几遍。
向往着光明就是指怪物们会朝有光的方向聚集咯。
现在天还没黑,所以大多数的丧尸应该都在外面。

金暗自琢磨这,决定先在房间里找找有什么用的上的东西。
他在浴室里找到一根铁制棒球棍,掂量掂量试着挥了挥。手感不错。金满意的笑笑决定用它来防身。
他还找到一只手电筒和几只荧光棒。也许可以用它来吸引丧尸。
金把用的上的东西都装在一个书包里,甚至还有几块肥皂。

也许还能让丧尸绊上一跤也说不定?

再三确认东西准备好后,金深户一口气将手放到门把手上。他手在轻微颤抖。

一个十五岁少年,遇见这种事,说不怕都是骗人的!

金手心冒汗,握着棒球棍的手一个打滑,金属球棒摔在地上引起一阵清脆的声响。

门外猛的传来撞击声。
丧尸不断撞击着门,让门抖动不止似乎随时会倒。
金惨白了脸屏住呼吸,腿软的跌落在地。
他这才注意到门缝下有暗褐色物质凝固在那,十道长长的血迹从床位蔓延到门缝。门槛处有血迹,靠近门的墙上被扣下了一些石灰。有明显的拖拽痕迹。

金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声音消失他才恢复意识。

真是是怪物啊…
真的很可怕。
姐姐…

金下意识想呼唤他的亲人,一直保护他的姐姐。
已经失踪多年。

为了寻找她,金踏上旅途。

想到自己的目标,想到游戏获胜奖励的诱惑,金慢慢平复呼吸。

这是他,金的选择。
既然选择参加,就不能害怕。
他没有退路了。
更何况自己还有技能傍身,能死两次呢!

带着安慰自己的心态,金靠着墙站起来。透过墙似乎能听见外面丧尸嘶哑的吼叫声,杂乱的脚步声。

走廊丧尸似乎不多。
也许是因为这是新手游戏。

手握着门把手,金那双蔚蓝深海般的眼睛十分明亮。几缕金色发丝垂下贴在脸颊上,与周围黑暗显得格格不入。

--咯吱。

金推开了门。

-------------------------------
待续

放放屁:

好吧第一次写文磕磕巴巴坑坑洼洼的挤出来这么点还真是抱歉嗷。
可能会ooc吧…我会尽量琢磨每个人的性格并努力做到不ooc的!!
欢迎各位提意见捉虫!!!
有人阅读这篇牛头不对马嘴的文章我就很开心啦。
我我我会尽量做到勤奋的qwq
请多指教!ww
文笔不太好,大约是小学生文笔…
qwq
请轻喷。

呜第一章目前只有金出场啦,所以tag有私心成分qwq格瑞大约会在第二个游戏出场qwq请等待